您好 [请登录]   [免费注册]

高级搜索 青花瓷 山水画 1米8花瓶 开业花瓶 校庆礼品瓷器
大瓷家旗下  正品保证 厂价直销 尊享定制

赋花鸟以艺术灵魂的人——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王恩怀

发布日期:2011-03-29

          1935 年初冬的一个早晨,著名"青花大王"王步的"愿闻吾过斋"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,那哭声划破黎明的黑暗,对看冉冉升起的朝霞庄严地宣告:我来了!那挣脱母体躁动的婴儿,来到人间的第一件事,就是提醒人们的注意,又预告看他将给人们带来喜悦和欢愉,他将赋花鸟于艺术的生命……
命中注定他要和艺术结缘,他的生活轨道,一开始就用瓷器辅筑而成。他不能越轨,也不能倒退,命中注定,他必须穿山越岭一直往前开,只有驿站的短暂休息,补充给养之後,又得披挂上阵,长鸣呐喊,直至地老天荒。因为他是王步的儿子,做名人难,做名人的儿子更难!

       王步喜添贵子,自然高兴异常,满月的那天,他当众向亲朋友好友宣布,他的幼子叫恩怀,意思是受人之恩永怀心中,小恩怀白幼就生长在一种艺术的氛圈中,眼看手摸的不是仿古瓷就是艺术瓷。两个哥哥希怀,声怀常常捉住他的小手,在胚体上画呀,描呀,渐渐地这种背摹为真的经历,启发了他纯洁聪慧的心灵。这时,父亲王步已声明鹊起,绘画风格日趋成熟,自成一派。王步的艺术源于八大山人,又得扬州八怪黄慎的笔法精髓,作品又蕴藏文人书画的诗书结合的意境。因此,他的写意青花 "出新意于法度之中,寄妙理于豪放之外",恩怀常常独自一人,面对父亲的作品细细品味,揣摩,感悟着父亲那"笔所未到气已吞"的恢宏气势。父亲经常带着爱子恩怀到赫赫有名的王大凡、汪野亭、徐仲南、刘雨岑家中去观摩,交流艺术心得。小恩怀不仅学习了与父亲不同的艺术风格,特别是对历朝历代的名师、名尽有了深人了解。他们精辟的分析,中肯的意见,公道的评论,不仅扩大了他的艺术视野,而且提高了他的绘画鉴赏力,为今後的艺术道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 
      王恩怀在这样一种艺术氛圈中贪婪的吸取道清彻见底的甘泉,这种饱满而又丰实的乳汁,伴随者他渡过了梦幻般的童年,欢乐而又寓有激情的少年时代。不久,青春年少的王恩怀进人了新中国陶瓷艺术的御窑厂一轻工部陶研所,拜着名"珠山八友"之一的刘雨岑先生门下学艺,学习粉彩花鸟技法,这无疑给青春焕发的王恩怀装上了两支翻游太空的翅膀,可以在青花的王国里酿造青醇的米酒,又可以在色彩缤纷的粉彩花鸟世界里营情造境,抒发浪漫而又约丽的诗情。
在相伴师傅的岁月里雨岑先生要求严格,从不让他背摹写真,而是教他练形提神,到自然界中去观察,写生,到诗词歌赋中寻找创作灵感,到现实生活中去挖掘艺术创作的源流。恩怀在从艺期间特别留意师傅的构图变化和随物赋彩。这就是刘雨岑花鸟艺术的精华,师傅敢于突破清末遗风的构图章法,以其简洁,以少胜多的艺术形式,又创" 水点桃花"技法,既突出了国画的随意性,又强调了明快,消雅的色彩效果。王恩怀一方面吸取雨岑先生艺术的养份,一方面又继承家学之衣钵,并将父亲和师傅的艺术灵魂柔和在自己的艺术中,形成自家面小 融合汇入时代语言。五十年代末,他就才华显露,设计的"山茶花"、"梅竹"、"红白桃花"、"水仙"等花纸设计装饰,被外交部指定为国家礼品用瓷花面。国庆十周年之际,他以饱满的感情创作了"山茶梅竹"图纹,在国庆十周年献搜作品评比中荣获一等优秀奖。从此,陶瓮艺苑的王国中又升起了一颗璀璨的新星,又多丁一朵纲丽的奇炮。

        正当王恩怀的艺术进人成熟期的时候,一场谁也无法预料的狂风暴雨来临了!他调去搞器型设计。他崇尚美的心灵又接受了一次挑战,他将赋予这些器型以艺术的生命,毕竟他还是感到搞器型设计太单调,大乏味了。乏味中,他对徐熙之野逸,疏斜历乱的花木之中不平之气,八大山人奇石怪马中的孤臣逆子,有了深刻的领悟。文革後期,政治气氛不甚猖獗的时候,饥饿数年的王恩怀,再也忍受不了这种寂寞,又悄然回到他酷爱的花鸟艺术中去,回到久违了的传统艺术宝库中共寻找智慧之光,在艺术的自由王国中寻找一点点慰籍。  

      终于,他迎来了"家家门巷尽成春"的百花齐放的春天。打倒了"四人帮",他创作了几年来第一件作品《松鹤迎春图》,画面的苍松,若秀挺拔,舒展洒脱,"紫顶烟艳,丹碎星咬,昂昂仕胎,霍若惊娇"的鹤的凌霄之势和昂昂仕胎的风彩尽收笔底。雍容华贺的牡丹与娇艳似火的桃花形成强烈的对比。自此,恩怀的创作一发不可收拾。他起早到晚,笔耕不辍。他要追回那逝去的时光,他要去弥补那极对艺术的痴爱。这时,他的绘画灵感就像开了闸的潮水一样,汹涌澎彭湃。几十年的积累,酿造,拓阔了他的画路,信手拈来,寥寥数笔竟是一幅神完意足的作品品。缀以小鸟跷足的,伸腿的,引颈高歌朴翅欲飞的,形态各异,不仅描写了明媚的春光,而且展示了春天给人们带来的喜悦。他笔下的花鸟世界,不论是鸿篇大件,还是方寸小品都流露出作者内心世界的勃勃生机和盎然诗意。绿荫娇啼的小鸟,梢亲依假的双禽,扶摇百上万里高飞的鹏鸟,悠闲的浴鸭游过拂面的柳条。他把自然的景象注人自己的意象:把"物趣"舆"情趣"统一起来。沐雨迎风,挹露向日,飞鸣柄食,嬉戏争斗,稚气的小雏奔跑学步,调皮的松鼠得意地窜跳。他突破了前人"花之于牡丹勺药,禽之于鸾凤孔翠必使之富贵,松竹梅菊、磅鹭雁鸳必见其幽闭的特定寓意,将稍纵即逝的花姿鸟态,引人兴味的动感给人以无尽的遐想,拓展了"物象"的联想空闲。一书一境,机趣天然、情浓意挚,应物象形,神游物外。

      1991年第二届国际陶瓷节期间,王恩怀与熊汉中,熊钢如,陆如四人联袂举办《中国画展》。一幅幅清新幽雅的中国画,令欣赏者流速忘返,那千变万化的笔姿,恰恰是王恩怀"心灵"外化的符号,那舒张回转右度的"笔力",正是他艺术功力的最好表现。他象钢琴家娴热的运揩,拨弹琴键那样,无垂不缩,无往不复地驾驭者"力"的变化与和谐,使笔韵达到了行云流水般的自然,行云大地般的没有雕琢的痕述。他的国画花鸟的特色,就在于形式和内容的一致,心象和物象的和谐,意和境,气和韵的交融。
王恩怀,创作不忘市场,艺术不脱离时代,密切注视国际艺坛的新动向,力求与市场接轨。他和周国桢,施于人教授,美术家李进四人考察了新加坡的陶瓷市场,随後,他又进军欧美市场,与秦锡麟,张松茂,熊钢如等八人,在英国芝加哥成功地举办了《景德镇陶瓷名家作品股》,让中华陶瓷灿烂的文化和绝妙精伦的陶瓷艺术,在界国他乡大放界彩。他还应邀前往日本国、澳门进行陶瓷学术交流和现场表演。他那挥洒白如,墨彩纷呈的大擎势,那千变万化的物体造型与结构,画家的意象情趣,都在他提笔落墨,兔起雕落之间,一榉而就,倾倒了酷爱中华传统文化的日本友人。
一份耕耘一份收获。王恩怀的陶瓷领域中的开拓精神和他的背花、粉彩、背花斗彩、陶登造型、日用瓷贴花及综合装饰上的造诣,党和政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。轻工部授于他"全国优秀工艺美术专业技术人员"称号,国家人事部又授于他"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",首批享受国务院颁发的"政府特殊津贴"。江西省省人民政府授于他"工艺美术大师"称号,同时为"中工艺美术大师"。他没有辜负"陶青"老人的垂托,"巧翁"师长的希望,他无愧于长眠地下的先父,先师,因为他继承了他们的衣钵,而且宏扬了他们的艺术精神。
身为市政协常务委员,市美协常务理事的王恩怀,在艺术追求中博宋众长,自成一格,他扬粉彩、背花之特长,呈消新,雅丽之风格,随物赋彩,借景抒情。如他的代表作《粉彩牡丹玉兰瓶》,以艳冠群芳的牡丹,洁白如玉的白兰为主体,相互穿插,错落有致,添上几只姗姗的蝴蝶飞舞在花丛中,给人以春意盎然的欢愉之感。其表现手法,工写兼备,水点、洗染、落地并用,在传统的基础.卜大胆创新,形成他独特的格稠商雅、清丽温馨的艺术风格。
生活为他出新意,他为自然巧梳妆。他对未来充满若希望和门倍,因为明天会更美,更需要他作为赋花鸟以艺术灵魂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