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 [请登录]   [免费注册]

高级搜索 青花瓷 山水画 1米8花瓶 开业花瓶 校庆礼品瓷器
大瓷家旗下  正品保证 厂价直销 尊享定制

戴荣华 三千粉黛无颜色 只原生得瓷中来

发布日期:2011-03-30

     如果说景德镇是一片滋生陶瓷艺术的沃土,那么古彩则是盛开其间的一丛夺人心魄的艺术之花。一名艺术家若想在此领域达到前人没有达到的高度,除了必须具备深厚的传统文化修养外,更要有对传统工艺极其精深的研究,以及不拘一格的创新能力和现代精神。
      “凭君点出流霞盏,去认关亭九曲泉。” 溢美之词倾情相赞,怕也道不出那如身临其境般的美丽。用如此诗句称道戴荣华的古彩之作,再恰当不过。明如朱砂,艳若流霞,造型优美,釉色古朴。
      学彩有道
      戴 荣华出生在一个很贫困的家庭,然而生活的窘迫并没有让年少的戴荣华迷失心中追逐艺术的方向。在他的勤奋努力下,16岁便考入陶瓷学院,19岁毕业,由于成 绩优异,被分配到轻工部陶瓷研究所。从1959年至今,戴荣华几乎一刻都不曾远离陶瓷,仿佛是注入生命的血液,在这半个世纪的岁月里,戴荣华将生命毫无保 留的献给了陶瓷事业。
      戴荣华大师是当代古彩的真正传人,古彩这一明代就有 的艺术奇葩,在他的手中被推到了登峰造极的水平,被誉为是名副其实的“当代官窑”。戴荣华的陶瓷作品也成为景德镇当代古彩的典范,那些显露出气势和灵性的 大师作品以柔美的线条,明丽的色彩,诗画交融的境界,使海内外收藏家为之倾倒。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江西厅里就陈设着戴荣华的古彩花鸟瓶。色彩斑斓中涌现的无 边春色,鸟语花香中唱出的生命之歌,使人们在欣赏之时,不禁感到春光在瓷瓶上秀美地流动,微风从瓷瓶间轻盈地吹拂。
      古 彩要求单线平涂,线条要求准确有力,甚至为了拉出一条准确的线条都需闭气,不能呼吸。古彩与粉彩最大的区别在于画面的变形,不能完全写实,强调装饰。这也 是对于绘制古彩艺术家最大的挑战。戴荣华的古彩艺术成就绝非一日之功。正值国家三年自然灾害之际,二十一岁的戴荣华被选派到北京故宫博物院去临摹中国古瓷 器上的图案,年轻的戴荣华非常珍惜这次难得的机遇,在艰苦的条件下,对故宫古代藏瓷进行了系统临摹。热爱艺术的他在那些日子里几乎是不分昼夜的工作。在戴 荣华看来,一位艺术家的顶峰是很难轻易到来的,所以无论深藏多少高超的工艺技巧,仍存有很大的学习空间。在故宫临摹古瓷的这段日子里,戴荣华受益颇多。他 不但出色的完成了任务,也大大拓展了自己的艺术视野。当时著名作家沈从文正在北京历史博物馆从事中国古代服饰研究,也正是此时,结交了戴荣华,这位年轻的 陶瓷艺术工作者。沈从文对中国古代美学有相当高的造诣,当他看到戴荣华一丝不苟地临摹古瓷作品时,不禁大为称赞,认为他临摹的作品已深得古瓷之韵。戴荣华 回到景德镇以后,沈从文先生还特意写来一封长信,勉励他为挖掘中国古瓷艺术而努力。
     赋历史显时代
      陶 瓷固然是一门融材质、造型、装饰和科技于一体的综合艺术,但是陶瓷装饰在陶瓷艺术中占有其特殊的地位,这是因为陶瓷装饰是使陶瓷制品实现艺术升华的关键所 在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装庸意匠的高下,成为制约陶瓷艺术品位高低的决定性因素,所以自古至今历代陶瓷无不在装饰上大下功夫。
  戴荣华先生的陶瓷 装饰瓷画,在当今艺苑中可谓独树一帜。在对古彩的研究中,他注重把握每一个朝代的绘画特点,用笔方法。他创作的瓷画,无论是粉彩仕女,还是婴戏图;无论是 古彩装饰花卉,还是山水风景;不管是采用青花绘图,还是启用新彩表现技法,都善于把所绘对象,置于特定的历史氛围之中。同时又非常注意通过色调把整个画面 有机地统一起来。这样就使他创作出来的装饰瓷画,不仅具有画中有诗,诗中有画的深沉的艺术内蕴,而且还呈现出一种深刻的历史感。
      戴荣华更注重人物的创新,他认为,艺术是要与时俱进方能长久发展的。古彩人物画过去主要是古装人物,戴荣华用古彩表现装饰性现代人物题材时即不失传统古彩风格,又赋予新时代的艺术生命。
       “流水何太急 ,深宫尽日间 ,殷勤谢红叶, 好去到人间”戴荣华大师的《红叶寄情》将古代女子的窈窕清丽、纯洁温文,面对恋人羞涩不语的景象表现的淋漓尽致。红叶寄相思,加之枝繁叶茂翠竹丛生的背 景,时与景融合得浑然天成。他打破了古代中国人物画所常有的类型化的特点,塑造了有着鲜明个性特点的人物形象。他更注重刻划人物的内在心理状态和精神气 质,笔下的人物都是神形兼备。“闭月羞花、沉鱼落雁”正可以形容戴荣华笔下的众多淑女,这也正是他自身温文儒雅气质的产物。
     工笔色釉本天成
      戴荣华在陶瓷艺术方面基础扎实,人物﹑山水﹑花鸟﹑图案均有涉猎,并在继承明代三彩﹑五彩﹑及清代康熙釉上五彩艺术特色基础上有所发展。更强调点的饱满圆润,线的雄健有力。在用色﹑用笔﹑构图等方面都充分体现出我国传统的民间版画﹑民间装饰风格。
      戴 荣华先生的装饰瓷画,还往往把精细入微的工笔重彩的描绘,与色釉的天然变幻,巧妙的结合起来,这样使画面造成一种天然自成的情趣,同时又大大丰富画面的容 量,使欣赏者产生一种无穷的遐想。对于他笔下天真烂漫的稚童,戴荣华善在注重工笔重彩描绘的同时还大胆加入对比方法,大的色块渲染和精细的线条勾勒使画面 明朗醒目。
     雅俗共赏
      雅 俗共赏是戴荣华先生瓷画追求的第三大目标。他的画面构思﹑色调的设计﹑乃至行笔走线及其画面呈现出来的艺术意境,都要考虑大部分人的欣赏习惯。同时又在绘 画技巧上大下功夫,所作物象既注意内在结构的合理性,又有适度的夸张变形;既重视写形,又突出神似,从而使整个画面富有浓郁的东方古典艺术和谐之美的意 蕴。
      戴荣华的作品风格遒劲古拙﹑明快洗练,他的人物瓷画创作题材大多取自 神话传说和历史典故。那些人物如同从古诗歌赋中缓缓走出,光洁﹑华美。在他的笔下反若惊鸿的古代女子,如仙子降临人世,清雅秀丽,楚楚动人。戴荣华画传统 的嬉乐游戏,无论是传统的婴戏图﹑年年有余图,还是田边地头上村童都蟋蟀的野趣,都如同从百年民谣里流泻出来的一片天真烂漫。画山水花鸟也是遣情思于笔 端,融诗韵于墨底,有一种独特的装饰美。
      戴荣华的许多作品都参加了全国陶 瓷美术展览及市陶瓷美术“百花奖”,其中《群马图》、《盗符救赵》、《黛玉葬花》获上海展览的优秀奖。《水仙花》获轻工部艺术瓷评比一等奖;《锺馗》、 《鹿鸣》、《海之趣》分别获二等奖。这些作品无论是花鸟的飞鸣摇曳,骏马的矫健英姿或是人物内心的憂愁悲愤,或对美好生活的天真向往,都生动真实的反映在 作品上。以至瓷坛常用“三千粉黛无颜色”来赞其作品。
      当我们在一件件陶瓷作品前留连忘返之际,艺术之神便揭开面纱向我们走来。那是看见美的一刻给人带来的震颤,欣喜和款款温馨,是春风秋雨借助一代大师之手生发出的浪漫情怀。